挛鞮芥子

混乱邪恶 | 《花与杨梅》-更新中 | 《收藏家》告一段落 | 《到天亮》坑

【柳生仁】浪漫庭球.军情三处

来自浪漫庭球日历的脑洞,柳生仁立海Part,这个脑洞以后如果有时间也会把其他部分写出来。

就是突然就想给儿子儿婿写点儿啥,算是给柳生的生日贺文。我对儿婿都很好的。

希望没有写的OOC。


*** 

大统战区西部.立海方面军.军情三处。


这里是有着绅士之名的柳生比吕士的“辖区”,这位以优异成绩从军校毕业,又挂着二次攻坚战功勋的军官,不久前刚刚升了上校。任何一个见过柳生的人都无法理解这样温文尔雅的人怎么会是军情三处的最高长官。


军情三处——立海负责审讯的部门。


如果不是要犯,柳生其实已经很少去审讯室了,今天走到地下室纯属是心...

2017-10-20

其实是LadyBess观后脑洞(AF/TF)

其实我对LB的观后感可以总结为就是浪又深情的土和比他还浪的不二(不是

从字面意义讲真的很好看。

下面是我的脑洞,其实是AF/TF的乱炖。AF之间是很微妙的感情。

觉得雷的千万不要看,毕竟你被毒死了,我的医保也救不了你。

***

背景是不二作为王族,支持代表新贵族的手塚在青建立了新政权后,仍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手冢不理解他,甚至因为忙碌不理会他,因此找不到自己之于这个国家的意义的不二,感到了不自由,于是就他就故意成为了放荡奢侈的王室,想要吸引手塚的注意力,他希望手塚能制止他,关注他,但是手塚选择放纵。

而迹部则是几年前厌恶王室一成不变的生活,成了跷家的王,国家交给忍足打理,自己做个...

2017-10-19

我覺得我可能趕不上1007了⋯但是我還是會努力的!!
先蹭吟老師一發抽獎!!腿子部!生日快樂!今年也是你白月光協會的忠實會員~
⬇️


https://m.weibo.cn/1828707511/4159591510482289

2017-10-06

我并没有准备贺文,我连电脑都没背回北京,家里的老电脑还被搞成砖了。
你们想看什么,留言……
我努努力,争取手机打出个贺文(

2017-10-04

[OA/TF]世上只为我开出的那支花(十七)

飞机才是第一生产力。赶赶进度,争取让腿在生日那天吃上肉。我对女婿都很好的)

***
“侑士,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地教我奔向幸福,却也让我与整个世界为敌”
———不二周助

迹部骑着他那匹白马绝尘而去。不二还坐在大殿里,泪痕干在脸上。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崩溃在这里,不,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他只是在曾经“心爱”的,将他当作全世界的人面前,承认了背叛,承认了自己终于还是爱上了另一个男人。

“你是主宠幸的孩子。”
小时候姐姐就这样对他说。可是只有不二自己知道那个人根本没有宠爱过自己,起码不会让他经历那些事,那些丑恶之事足以摧毁一个男人的一生。

不过不二并没有因为“噩运”而憎恨起那个男人。毕竟他几次许诺的都已经做到。

他甚...

2017-10-01

【网舞】tenimyu 3rd 立海feat六角 上海场 repo

2017年9月16-17日立海repo


到现在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写这篇repo比较合适,一开口就会变成个仁王雅治吹。


我曾经说过,虽然是一季入坑,青二冰初立初都是大本命。但是只有三季的每一部,都是我一场不落的追过来的。可能从他们来POLY的第一场开始,我就已经在默默期待看到立海的这天了,去年站在美琪门口被采访时,也说最喜欢的是仁王雅治,好多年了,终于看到他活着站在我脸上了。(好吧,抒情完了。


花了3000多,就看了1/27的我真的一点儿也没有觉得亏。对不起,看我这篇repo的姑娘,我全程都是仁王中心,其他的捎带着会有一点儿。如果你们看到什么...

2017-09-23

秋季血库告急(SY/少TF)

前情提要是:上周,2.5次元及2次元墙头本命开始经行了无差别轰炸,po主及其亲友连续多时被SY轰炸。本周处于高度失血状态。


我是B型血,急需鲜血中

仍然是图省事儿的论坛体,大家看个乐呵


*一切和三次元的小哥哥们都没有“关系”,只是我最近沉浸在我立海的糖里,千秋综合症晚期。



标题:【八卦】你们今天出待的时候看见真爹胶头了么[图片] 2 3……734

9.16真田弦一郎出待照片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真爹居然刚打完比赛,就胶了个头。

头也不回地扔下了风中凌乱的fan们,他这是要生娃了么?


2楼

他胶头绝对有问题!!真田的神秘对象终于要出...

2017-09-22

POT in HP Paro(1)

在这个小号上和兔子太太一起开了日更小段子

是网王的HP paro,之前也写过OA的魁地奇片段

指路→ AtobeKeeper

每天都会有更新哦~


霍格沃兹小网球:

1、

越前龙马,虽然妈妈是个麻瓜,但父亲却是个地地到到的巫师,一个从来不愿意使用魔法的巫师。

把霍格沃兹通知书连带猫头鹰一起扔到他睡得满脸口水的爹脸上时,越前脸上摆着满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却高兴得小粉花开了一肚皮。

“喂,老爹。信上说新生可以带一只蟾蜍、猫头鹰或猫!我要带卡鲁宾去!”

“随你。”

“龙皮手套,黄铜甜品,坩埚”

“去阁楼里翻翻……”

“还有书。”

“那些没用的...

2017-09-11

乘舟侧畔千帆过

刚刚跟公司里的大家一起去看了敦刻尔克,这是一次从未有过的体验。不是指after work party,而是因为我们里有德国人,法国人,英国人,中国人,和我日裔英籍的老板。

铁十字里尴尬和一句where are u from的抽泣,夹杂在一起。身边坐着的是放大了的文化背景和立场。而能有这样体验,是我一生的财富。

很崇拜导演三线合一的叙事手法,大量的铺垫,即使知道注定的结局也会被转折的细节所打动。想写出这样的故事,而也深知生活比戏剧更加精彩……

感谢十多年前我的语文老师,是她让我在那一幕时,清晰地想起那句———“乘舟侧畔千帆过。”

2017-09-07
1 / 13

© 挛鞮芥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