挛鞮芥子

混乱邪恶 | 一个讲故事的人| 近期OL坤音主 |《花与杨梅》完结| 《收藏家》待连载| 《到天亮》坑

电脑丢了 脆皮鸭文学都没了

2018-10-02

从梦里醒来,憋得想报复社会。

把一切安排的妥帖,自以为是的骄傲,躺在一边,指着怀表里的人明知故问,那是谁?

海盗说:“还有一年零一天就要结婚了。”

虽然有些介意,并且被问,你没有什么想说的么?没有,连梦里也只想说一句“哦。”可能知道这个人决定的事情,我插手不上。

但是,听说梦是反的。

海盗又出海了,这回又是和谁呢?而我决定辞掉工作,那下一个目标是让脱离支架的自己努力地变得有趣


2018-09-22

【ABO论坛体】夜半歌声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我也沒辦法。

***

【搬运】《某已婚性感Omega携幼子,深夜私会年轻新晋大A艺人。记者上前追问,当事人笑称:我是你爸爸》

點我看新聞

9月a日晚,碎片报记者于“喜来登不上酒店”外撸完串,抬头看月亮时,“偶遇”某新晋大a艺人katto 与一已婚omega 同时从该酒店出来,行为亲密。通行的还有一少年,有目击者表示时该omega的幼子。记者上前追问他们的关系,是否交往时,katto也故意问出了同样的问题。但该omega笑称:“我是你爸爸。”


本报记者在拍下这张照片的同时“偶遇”了,当前国际知名男模木了蹄(名字已做艺术化处理)。深更半夜...

2018-09-17

《深陷人间》all岳

这是一趴的高速油门,又是樽总 @Cesura 一张图引起的血案。(高清大图去她微博看)

我为什么怎么还在磕830

混凝土男团经行到底

我先把自己卡了。YHSQ


2018-09-15

《收藏家》看到都是缘

突然想把这个片段写了。《收藏家》最开始出现在我脑海里的片段。(删减版)

不打TAG了

***

不冻港南边就是风暴口的所在,它卷起风雪数千年来悬浮在“冰权杖”上。被称为“冰权杖”的岩石则立在海中,和龙舌崖摇摇相望。


而从龙舌崖到“冰权杖”的大吊桥,已经在不二站上“冰权杖”那一刻被另一个魔法师斩断了。忍足侑士等在风暴口下面。


暴风把他深蓝色的长发卷起,合着冰碴子不清不楚的扫在脸上,

“不二,你好乖,我说让你来你就真的来了。”

他知道以不二的性格无论如何都是不会愿意和迹部兵戎相向的,所以这场战役他留守后方,这也就给了迹部更大的优势

“我没想到小桃这么不堪一击。”

虽然这样说...

2018-09-08
1 / 20

© 挛鞮芥子 | Powered by LOFTER